有意思的是,有个评论说现在工地没读什么书的90后00后少,多的是中年人和舍不得沉没成本的土木毕业生...

Show thread

发现b站的算法有点意思,心情低落时点开,总会给我推送一些土木工程的视频😅

timo boosted

🌐 NeoDB 联邦宇宙书影音站 🌐 正式开张了!

本站致力于为联邦宇宙的居民们提供一个自由、开放、互联的空间来标注和讨论书籍、电影、音乐和游戏。

打开 neodb.social 输入长毛象或Pleroma实例域名即可登录。

可以自建📚🎞💿🎮条目,也可以导入豆瓣、Steam、Spotify、IMDB、Bangumi的条目,还可以通过插件导入自己豆瓣账号的现有内容。评注内容可以选择同步到自己的Mastodon或Pleroma时间线。

代码基于NiceDB,掌声和捐款请给到原作者。

想换新 iPhone 的注意一下,新出的四个型号都是 OLED 屏,低亮度下的低频 PWM 调光很伤眼

看到之前关注的 Podcaster,从本科工商管理硕士人力资源,一下跨专业到天体物理,现在已经去东大当 AP 并开始招博士后了,真是让人赞叹人类的可能性!

她的一篇旧文:
mp.weixin.qq.com/s/Yki8pehyj36
博士后招募:
mp.weixin.qq.com/s/zC5GPyeRksW

这几周晚上的休闲主要是在宿舍边看脱口秀大会边嗑瓜子,不想嗑伤牙,所以都用手掰,第二天总会手指疼...脱口秀大会播了好几周了,我今天突然发现我手指已经长茧了,上次长茧已经是初中练吉他的时候了 :animalcafe02:

timo boosted

《Sci-Hub 诞生十周年,将恢复上传新论文》 有科学海盗湾之称的论文共享网站 Sci-Hub 诞生十周年,网站创始人 Alexandra Elbakyan 表示将上传 2,337,229 篇新论文来庆祝这一纪念日。在这之前,Sci-Hub 今年 7 月为了遵守印度法庭的命令而同意停止接收新的论文。Elbakyan 之所以决定遵守命令是因为她有可能赢得诉讼,遵守命令或许能增加赢得诉讼的几率,她希望印度法庭能支持对科学的自由访问。她现在表示论文上传的限制已经过期了。Sci-Hub 诞生于 2011 年,目前提供的论文超过 8500 万篇。网友四个月前还发起了拯救 Sci-Hub 和开放科学的行动。 | solidot.org/story?sid=68815

Drowning in the literature? These smart software tools can help
Open Knowledge Maps
Connected Papers
Semantic Scholar
ResearchRabbit
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

失控玩家好看,看预告片以为是6分商业片,看完后给8分,不过 Free 翻译成失控有点意思 :blobthinksmart:

今晚11点 EVA 上线 Prime Video,赶紧申请试用了 :azukisan014:

一直对“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概念感到迷惑,今天看到的一篇推送,解释道:
“百年一遇”是个翻译扭曲的例子。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官网介绍,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开始使用“100-year event”这一概念进行风险评估,目的是评价“百分之一概率事件下,工程项目的可靠性”。“100-year event”翻译成中文,就成了我们常常能看到的“百年一遇”。
mp.weixin.qq.com/s/V-M_qH_sCp6

timo boosted

尝试了数次在游泳时进行一些记忆性知识的回想,但发现有点困难,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关注呼吸和动作就是在记忆中游荡,不过近乎一种冥想了,感觉还不错

自习室公用wifi断网后的某同学的奇妙操作

《结构性拖延》 简单可行,推荐给广大拖延症患者。来源 www.structuredprocrastination.com 

". ...任何人都可以做任何数量的工作,只要不是他当时应该做的工作。" --罗伯特-本奇利,在《从老本奇利身上掉下来的碎片》中,1949年

我已经打算写这篇文章好几个月了。为什么我终于要写了?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些没有被安排的时间?错了。我有论文要批改,有教科书订单要填写,有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提案要参考,有论文草稿要读。我正在写这篇论文,是作为不做所有这些事情的一种方式。这就是我所说的结构化拖延的精髓,我发现这是一种神奇的策略,可以将拖延者转化为高效率的人,因为他们能够完成的所有事情以及他们对时间的良好利用而受到尊重和钦佩。所有的拖延者都会推迟他们必须做的事情。结构化拖延是使这种不良特征为你所用的艺术。关键的想法是,拖延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做。拖延症患者很少绝对不做事;他们做的是稍微有用的事情,比如园艺或削铅笔,说明当他们开始工作时将如何重新组织他们的文件。拖延症患者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因为它们是不做更重要事情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个拖延者所要做的就是削铅笔,那么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他做这件事。然而,只要这些任务是不做更重要的事情的一种方式,就可以激励拖延者去做困难、及时和重要的任务。

结构化拖延意味着以一种利用这一事实的方式塑造一个人必须做的任务的结构。一个人心目中的任务清单会按重要性排序。那些看起来最紧急、最重要的任务会被放在最上面。但也有一些值得执行的任务在清单的下方。做这些任务会成为不做清单上更高的事情的一种方式。有了这种适当的任务结构,拖延者就会成为一个有用的公民。事实上,拖延者甚至可以像我一样,获得完成大量工作的声誉。

我曾经有过的最完美的结构化拖延情况是我和我的妻子在斯坦福大学宿舍担任驻校研究员的时候。晚上,面对要批改的论文、要准备的讲座、要完成的委员会工作,我会离开我们在宿舍旁的小屋,去休息室和居民们打乒乓球,或在他们的房间里和他们讨论事情,或只是坐在那里看报纸。我因为是一个出色的居民研究员而出名,也是校园里少有的花时间与本科生相处并了解他们的教授。这是多么好的安排:打乒乓球作为不做更重要事情的一种方式,还让我获得了 "薯片先生 "的声誉。

拖延症患者经常采用错误的方法。他们试图尽量减少他们的承诺,假设如果他们只有几件事要做,他们就会放弃拖延并完成它们。但这违背了拖延者的基本性质,破坏了他最重要的动力来源。根据定义,他清单上的几项任务将是最重要的,而避免做这些任务的唯一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这是一个成为懒汉而不是高效率人才的方法。

在这一点上,你可能会问,"那么在清单顶端的重要任务,一个人永远不会做呢?" 诚然,这里有一个潜在的问题。

诀窍在于为清单的顶端挑选正确的项目种类。理想的各类事情有两个特点:第一,它们似乎有明确的最后期限但实际上没有。第二,它们看起来非常重要但实际上并不重要。幸运的是生活中充斥着这样的任务。在大学或其他机构里绝大多数的任务都属于这一类。以我现在清单上最重要的一项为例——为语言哲学的一卷书完成一篇论文。它本应在11个月前完成。为了不在这上面工作,我已经完成了大量重要的事情。几个月前,我很内疚,给编辑写了一封信,说我很抱歉这么晚才来,并表达了我要开始工作的良好愿望。当然,写这封信也是不写文章的一种方式。事实证明我真的没有比别人落后多少。而且这篇文章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以至于随便什么时候就可能有更重要的东西出现。那我就去做吧。

另一个例子是图书订货单。10月我将教一个关于认识论的课程。书籍订购单在书店已经逾期了。我们很容易把这当作一项重要的任务,有一个紧迫的最后期限(对于非拖延者来说,我观察到最后期限在过去一两个星期后才真正开始紧迫)。我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系里秘书的提醒,学生们有时会问我我们要读什么书,而未填写的订单就放在我桌子的正中央,就在我上周三吃的三明治包装下面。这项任务在我的清单上接近首位;它困扰着我,并促使我去做其他有用但表面上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但事实上,书店忙着处理已经被非拖延症患者提交的表格。我可以在夏天中期拿到我的就行。我只需要从高效的出版商那里订购流行的知名书籍。我将在现在和8月1日之间的某个时候接受一些其他的、显然更重要的任务。然后我的心理就会对填写订货单感到舒服,以此作为不做这项新任务的一种方式。

善于观察的读者此时可能会觉得,结构化的拖延需要一定程度的自欺欺人,因为一个人实际上是在不断对自己实施金字塔计划。正是如此。一个人需要能够识别并致力于完成那些重要性被夸大、期限不真实的任务,同时让自己觉得这些任务很重要、很紧急。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几乎所有的拖延者都有出色的自欺欺人的能力。还有什么能比用一个性格缺陷来抵消另一个缺陷的坏影响更高尚的呢?

看到关注的博主更新了一篇讨论耐用品的博客,推荐一下Reddit的BuyItForLife版,有很多关于耐用品的分享。

timo boosted
timo boosted

nature和时代杂志都把张永振教授评为了2020年度人物(比起另一位入选nature年度人物的李兰娟,张的名字似乎并没有被大家所熟知)
这其中nature的报道很详尽:张的实验室在2020年一月三号就收到了第一份病原体样本,当天中国政府就下令禁止研究所公布有关该病毒的任何信息。张教授团队进过40小时的研究,在一月五号成功拿到了该病毒的基因序列,且该病毒跟SARS病毒有相关性。当天张将其数据上传到了NCBI(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张长期合作的悉尼大学的病毒学家Edward Holmes建议他将病毒基因序列公开在网上。经过几天思想斗争,张教授授权了Holmes将基因序列公布在了Virological的网站上,张也请求NCBI公布这个序列。仅仅两天之内,泰国方面就利用他公布的基因序列发现泰国的确诊病例就是该病毒,也就是说新冠已经传播到了境外。同时,美国的研究者已经开始利用这个基因序列研发疫苗(可以说新冠疫苗能这么快问世张教授功不可没)。
尽管张教授有帮政府说好话称中国的禁令只是想在把病毒搞清楚之后才公布,他也没有收到什么处罚。不过从现在张教授受到的遭遇来看显得有些讽刺。但还是谢谢他。

Show thread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