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electroniceels 话语权这个词我也许用得不太精确,我实际上想说的是历史的书写权——也是和青史留名对应起来的。青史留名这个词我也用得大了,其实即使是论文里的一个数据点也好,就像疫情的正确记忆,不要忘记,去记录自己真正的记忆,尽量不要让它永远消失,留下自己的痕迹。

我觉得你说得很好,我就是enjoy the game的那种人,人类最终是否毁灭是game ending的事情了,不管考不考虑这个可能性都不影响我——即使我真的亲自经历了毁灭

· · Web · 1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