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甘庭姐姐令人脸红心跳的nsfw联想到,
讲点sfw的内容。

我对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似乎有相当大的痴迷,非常沉迷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和塑造。我自己也是不断融入了很多别人身上的东西并且小雷达永远不断旋转:我还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

初中找了全班最内向的女孩子当同桌成功把对方变成话唠,花了两年把朋友从家暴男手里拖出来,我非常渴望成为对方心里有特殊地位的人。我想做那个挥挥翅膀引发风暴的蝴蝶。这个世界太无聊了,大家的行动轨迹太稳定了,需要有变化。我守序中立的背后是混沌善良和邪恶的混战。

可惜我不是团长是此方,否则以我现在讨厌上班的程度所有人都会陷在漫无止境的元旦出不来

@konatasick 哈哈哈,跟我完全相反。我从十几岁起就在焦虑如何才能抹掉自己在世上存在过的一切痕迹。
最后更焦虑地发现不可能,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即使只是偶遇了什么人,说了几句话,也可能让ta晚走了几分钟从而避开了一次高空坠物。
更别说那些成为你朋友,爱人和家人的人。
存在本身就会改变别人的生活轨迹。

@electroniceels 那你又说到我的点子上了——我非常渴望世俗意义上的青史留名,极大部分人都消失在历史中随着认识他的人死去而彻底消失,如果我比如参与了一次社会调查,那么我至少可以作为一个数据点永远存在在那篇文章里。

@konatasick 不消失又如何呢?对于猫来说还不是消失了……这种不消失也只在人类群体里有意义,假如人类不灭绝的话 :aru_0000:

@electroniceels 你可以看我最新发的,为了在人类存活期间不把世界让给讨厌的人,猫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猫

@konatasick 我的想法是人类最终还是会灭绝的,我不在乎人类😂 。
想要不把世界让给讨厌的人只有一种方法,就是喜欢上大部分人。

@electroniceels 不让给讨厌的人,不是要让喜欢的人独占,只是不被他们夺走所有话语权
比如不在乎人类和话语权的人被在乎的人夺走话语权,反正前者不在乎,各自安好

@konatasick 你说的话语权和青史留名还蛮好玩的。因为其实是不相关的两件事吧……两者没什么因果关系也没什么必然联系。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都是人类自己逗自己的游戏。
既然还愿意玩这个游戏那就在规则里尽力地玩吧,开心就好了。

Follow

@electroniceels 话语权这个词我也许用得不太精确,我实际上想说的是历史的书写权——也是和青史留名对应起来的。青史留名这个词我也用得大了,其实即使是论文里的一个数据点也好,就像疫情的正确记忆,不要忘记,去记录自己真正的记忆,尽量不要让它永远消失,留下自己的痕迹。

我觉得你说得很好,我就是enjoy the game的那种人,人类最终是否毁灭是game ending的事情了,不管考不考虑这个可能性都不影响我——即使我真的亲自经历了毁灭

· · Web · 1 · 0 · 0

@konatasick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说不用担心你不会留下自己的痕迹。就像我们的存在是从前所有存在过的那些微不足道的人的总和一样,我们也会成为将来的人的一份子,无论有没有名字。
不过既然你享受努力留下名字和声音这件事,那就没啥事了😂

@electroniceels 嗯,这个我知道,我的意思就是我会追求这件事情本身,想比一般人来说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