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说起来我好像也有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 

因为以前被我爸逼着清早5、6点钟起床打篮球,导致小时候对运动完全不感兴趣(包括现在也是对需要肢体对抗的运动非常不感冒)。直到初中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爆发力还挺好的,于是对运动的抵触情绪慢慢降低了。后来到了高一,听说我们学校的定向越野队正在招人,于是我爸就把我带到教练那儿试训了一次,没想到竟然被选上了。在好几个月的日常训练再加上暑假集训之后,教练就带着我和队友们一起去黑龙江比赛了。

虽说是比赛,但其实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更像是出去玩。作为一个从小长在南方的孩子,我对北方(特别是东北)的一切都是充满着好奇的,不管是拥挤闷热的绿皮火车,还是哈尔滨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住宿条件还挺好的,虽然是在夏季,但因为比赛地在山里,也并不觉得酷暑难耐。我们先是住在了一个条件很好的高中的学生公寓,之后又搬到了山上的一个独栋小别墅。我还记得当时参加比赛的时候正值伦敦奥运会,我和我的队友们还在用小别墅的电视看一些比赛的直播。

Pinned post

关于“阳刚” 

由于变声期来得晚加上当初的性格很内向敏感,“娘娘腔”的标签一直伴随着我整个初中生涯。“男生就要有男生的样子”、“一个男孩子哭什么哭”、“你真的比我娘还娘” 这种话经常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当中。同时又因为是住校生,再加上从小接受到的是那种“一定要有男子气概”的教育,所以自己也很难去和家人吐露自己在学校被霸凌的事情。而老师能给到的帮助其实也很少,我记得最开始被欺负之后我有去找老师倾诉,但发现每次老师只是稍微训斥一下霸凌者之后,渐渐地也就不再去了。

因为受到班里大部分的男生的排挤,所以那个时候(包括现在)玩得最好的人里多数都是女性朋友。可当我和女性同学一起玩的时候,又会经常遭至身边男性同学的非议。另外,由于一直受到男子气概的性别规训,在初三下学期的时候,我内心的想法其实是希望自己赶快毕业,进入到一个新的高中,以一个“正常”的男生的样貌重获新生。初三下学期也是我变声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在这期间其实我也会刻意压低嗓子说话还有唱歌,希望别人在听到我说话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声音充满了磁性,一点都不‘“娘”。

之后的高中三年,我也一直都在努力地把内心深处真实的自己给包裹住,以一种积极阳光甚至有些没心没肺的样子示人,不想让大家看到我柔软的一面。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尝试做一个合群的人,开始和男生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希望通过获取他们的认可从而抹去当时在我眼中“不堪”的过去。到了大学,也许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吧,我开始觉得合群本身或者说获取他人认可这件事变得不再那么重要。我有了自己的目标,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也一直在不停地探索自己,慢慢地把自己尘封已久的柔软感性的另一面释放了出来。直到前不久的某一天,新认识的朋友对我说:“感觉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才终于意识到被多年前我强行戴上去的一副叫做“阳刚”的面具,现在终于脱落了下来。

最后,我真的为自己没有在这种性别规训下成长为一个合群的、“阳刚”的男性而感到万分庆幸。

Pinned post

写一个简单的置顶🔝

- 小众社科学术垃圾
- 三次元碎碎念存放处
- 狗狗与鲨鲨爱好者
- 业余网球与冰壶运动员
- 十八线不知名vlogger
- 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ます

随着在奥运期间我的发微博频率变高,新浪之前给我塞的粉丝一直在掉!太好了,是喜事呀!

哭了,德约太惨了 :blobcatsadreach: 男单半决赛3盘不敌兹维列夫,铜牌战也是3盘不敌布斯塔…

Metatext好好用!它可能是我现在用得最舒服的长毛象app :231111:

肖若腾可惜了,桥本大辉最后的单杠表现真的无话可说,但他跳马的打分的确有些离谱。

我导今天突然找我聊天,然后顺便安排了一个下周三的会,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并不想 :azuki_san01:

人工草地好好打!太喜欢这种弹跳低、球速快还能滑步的场地了!

好开心,发现了一个有4片人工草地球场的网球俱乐部,而且价格也不算很贵(£10/h),冲了!

现在天黑得越来越早了,从八点开始只打了两个小时就已经完全看不清球了。

说起来我好像也有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 

关于比赛本身的话,我记得我当时是参加了好几个项目的,从短距离到中长距离再到长距离都有。定向越野这个运动项目还挺有趣的,就是拿着指南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称它为指北针),按照你拿到的地图上的点按顺序打卡,最后通过总用时来为比赛选手排名次。另外就是每个选手拿到的地图是不一样的,所以需要自己看地图观察动脑子,不能跟着别人瞎跑。因为在大山里面比赛,我现在还留存的记忆只有自己翻了三座山,在过程中还碰到了一张夹在两颗大树中间的巨型蜘蛛网以及些许小沼泽。

由于自己只训练了几个月的缘故,再加上这个比赛是个全国比赛,我记得当时最好的一个项目的成绩也才20多名。而且在这场比赛之后,因为升入高二之后学业变得更加繁忙,再加上当时高考加分政策有变,最后很可惜就没有留在队里继续训练了。

Show thread

说起来我好像也有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 

因为以前被我爸逼着清早5、6点钟起床打篮球,导致小时候对运动完全不感兴趣(包括现在也是对需要肢体对抗的运动非常不感冒)。直到初中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爆发力还挺好的,于是对运动的抵触情绪慢慢降低了。后来到了高一,听说我们学校的定向越野队正在招人,于是我爸就把我带到教练那儿试训了一次,没想到竟然被选上了。在好几个月的日常训练再加上暑假集训之后,教练就带着我和队友们一起去黑龙江比赛了。

虽说是比赛,但其实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更像是出去玩。作为一个从小长在南方的孩子,我对北方(特别是东北)的一切都是充满着好奇的,不管是拥挤闷热的绿皮火车,还是哈尔滨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住宿条件还挺好的,虽然是在夏季,但因为比赛地在山里,也并不觉得酷暑难耐。我们先是住在了一个条件很好的高中的学生公寓,之后又搬到了山上的一个独栋小别墅。我还记得当时参加比赛的时候正值伦敦奥运会,我和我的队友们还在用小别墅的电视看一些比赛的直播。

在看混双决赛,发现伊藤美诚好强!之后女单感觉中国队可能不是很好打的样子…

刚刚又试了一下Twitter,这上面tag后面自带的emoji的逻辑就正常了许多。

Show thread

随便搜了几个外国运动员的微博账号,昵称后面全带着五星红旗也是有点好笑。

Show thread

对于微博还有一个不解的点在于,发了东京奥运会的tag之后为什么在昵称后面会出现五星红旗,正常的逻辑不应该是出现奥运五环吗?

救命!全职高手电视剧里君莫笑的建模怎么这么像杜淳!!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