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新号说明:

将是一个书摘和碎碎念二合一的号。准备把书摘发公开、碎碎念发关注可见。
【不推荐关注】如果你不关注我,那么我将是一个不时出现在TL上的书摘bot。我吃书很杂,会摘出各种不同的口味(?)!评论、转嘟都欢迎。
【申请关注基本都会通过,但之后也可随时取消】可能会无病呻吟或者有病呻吟引起不适,建议感到不适第一时间取关,完全不伤感情!碎碎念内容也欢迎评论,但不要骂我或者劝我(
在活吧还有一个用了比较久的日常号温烟,开了这边之后大概活跃度会降低,但也没打算完全弃置,那边可以随意fo(

总之,虽然不推荐关注我,但是希望你们喜欢我。

我去所有正常的地方做所有正常的事,就像所有奥斯陆的正常人一样,突然之间森林就张开了怀抱,把我给收了。它收养了我。而且正是时候。现在我意识到。我刚要开始憎恶并厌倦周遭的环境。我不是奥斯陆期待在自己的街头出现的元素之一。我无法散播积极进取的能量。我不是什么好处。无论对我身边的人、我的工作,还是对更广义的社会,以及指导它的经济框架来说。我正渐渐成为负担,这样我就会被淘汰。造化如此明灵,不等我造成伤害就会把我淘汰。真是个了不起的系统。千年造物与文化造就的精密机器可以轻易把我这样的人从队伍中剔除。我们被防患于未然。即将在脆弱的社会与常识幻象上扎孔的人民公敌必当除之而后快。比如扔进大海,或者发配到深山里,或者找个小黑屋关起来,或者像我这种情况:送到森林里。这种看起来像奖励似的惩罚最狡猾。

——卢《我不喜欢人类,我想住进森林》

第三个星期里,她开始翻阅画册,研究其他画家的作品,并去画廊和博物馆。她阅读艺术理论方面的书籍,走进书店,要店员在书库中寻找最有深度的书。她得到了一本某个叫做维特根斯坦写的书,可根本无法读下去。

在市博物馆举办的“欧洲绘画五百年”画展上,她加入了一群由他们的美术老师带队的学生队伍。在莱奥纳多·达·芬奇的一幅画前,她突然走到前面问道:“对不起……您能告诉我这幅画有深度吗?”美术教师咧嘴笑着回答说:“如果您想取笑我的话,那您该早些起床,仁慈的女士!”全体同学哄堂大笑,这年轻女子掉头就走,回到家中竟伤心地哭了起来。

——聚斯金德《鸽子》中的《对深度的强调》

“但,你说的是真的吗?真和一个女孩恋爱过?”
“真的。”
“没有和男人谈过吗?”
“是的,没有男人。我的爱情中从来就没有男的,我好像就没有——想要男人的因子,不管你怎么叫。我那可怜的母亲认定我有,肯定藏在身体里的哪个地方,她竭力要把它挖掘出来,只差没拽着我的脚脖子,头朝下晃荡了。不过——”
“可这是怎么开始的呢?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人呢?”
“我爱上了一个人。有谁会不明白这种感觉吗?”

——沃特森《房客》

你们是否隐约有这样的感觉,
暮色在屋子里弥漫,
周围就变成另外的环境,
我们的生活方式因此而改变?

影子与影子温和地相互交融,
那里,经常出现这样的瞬间,
借助眼睛里无形的光亮,
我们似乎正相互走近对方。

这一刻我们不敢有任何活动,
甚至不敢出声打破那安静,
仿佛有人在室外贴墙,
伸长了耳朵偷听点儿什么。

但是,一旦蜡烛被点燃,
灵性的世界顷刻就消失,
只是顺着眼睛斜射的目光,
影子被蓝色的火焰吞噬。

——安年斯基《手持一支蜡烛》

祭司的教义能够简单地归纳为一句话,“注意您的外形。”无论是政治、宗教或道德的,所有的教学都以改善个人和集体的外形为目标——尤其注意的就是圆的外形,其他的形状都比圆低等。

古老的异端邪说教唆人们浪费精力和感情,相信行为取决于意志、努力、训练、鼓励、赞美或其他任何东西,这些都是徒劳,圆有效抑制住这些异端学说,让人们只相信外形,这是圆的成就。

——艾勃特《平面国》

把山羊和连衣裙、雪茄、政治宣传册、积木、班卓琴、溜溜球还有青蛙皮一起关进牲口棚——他们会尝试所有东西,甚至棚柱。他们通过咀嚼来调查研究,咀嚼多过吞咽,这跟鲨鱼相反,鲨鱼通过吞咽来调查研究,吞咽多过咀嚼。

——里奇《世间万物》

我写,是因为我要让自己变得庸俗,我要把我自己给杀死;其次就是为了夺走我的重要性,卸去我的重量:我要文本取代我的位置,如此一来,我才会比较不存在。唯有两种状况,才能将我从我自己中解放出来:自杀一途和写作一途。

——杜拉斯《杜拉斯谈杜拉斯》

Show thread

我待在她家的这段时间里(三个钟头,搞不好更久),她不断从抽屉里拿出大颗薄荷糖来吃,访谈结束时,才终于给了我一粒。

——托雷《杜拉斯谈杜拉斯》,“她”即玛格丽特·杜拉斯

妹妹,那一刻我在荒凉的林间空地找到你,
在下午,野兽的沉默无边无际;
疯狂的橡树下的白妹,刺丛开银色的花。
暴烈的死去,心中歌唱的火焰。

——特拉克尔《灵魂的春天》

读诗:雷·布莱德伯利建议每天读一点诗歌。它能提升思想境界,唤醒你心中的韵律。你可以选择的诗人是无穷无尽的。下面是针对初学者的阅读书单:比利·柯林斯,罗伯特·W·瑟维斯,劳伦斯·弗林盖蒂,玛雅·安吉罗,西奥多·罗特克,汤姆·克拉克,莎士比亚,刘易斯·卡罗尔,苏斯博士,罗伯斯·弗罗斯特,埃德娜·文森特·默蕾,斯坦利·库尼兹。

Billy Collins, Robert W. Service, Lawrence Ferlinghetti, Maya Angelou, Theodore Roethke, Tom Clark, Shakespeare, Lewis Carroll, Dr. Seuss, Robert Frost, Edna St.Vincent Millay, Stanley Kunitz

——贝尔《冲突与悬念》

如果您什么都找不到,一切总是十分平庸,您一无所获,那么请乖乖地回到阅读中去——比起写作,您可能更擅长评价但丁。要知道,做一个好读者,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真正的读者越来越稀有了。得知一个对手回归阅读,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穿睡衣的作家》

Show thread

有许多精彩的警句反过来读也不会减损丝毫的威力。让我们看看几个皮提格里黎在《词典》里所提出来的反读实例:

许多人轻视财富,却很少人知道如何慷慨运用财富。
许多人知道如何慷慨运用财富,却很少人轻视它。

我们根据自己的惧怕而做出允诺,并且根据我们心存的希望去保守这些允诺。
我们根据自己的希望而做出允诺,并且根据我们心存的惧怕去保守这些允诺。

历史除了是自由的遭遇以外,其余什么都不是。
自由除了是历史的遭遇以外,其余什么都不是。

幸福存在于事物中,而不是我们的品位里。
幸福存在于我们的品位中,而不是事物里。

——埃科《文学这回事》

慰藉并未藏身于智者的著述,
并非来自诗人甜蜜的虚构,
并非来自战士辉煌的功勋,
也并非出于苦行僧的静修。

但与此同时,如同忧伤的影子,
滋生,弥漫于一切圣物之上,
你看:从东方升起的,不是白昼,
而是一轮金灿灿的太阳。

每年都有春暖花开的时节,
并不知晓那思虑的悲愁,
种子贪婪地吮吸阳光,
匆忙地追求宝贵的自由。

一种神秘的力量让种子膨胀,
迅速让它们绽放出新芽,
温柔的风给树叶以教诲,
学会低声呼唤春天的名字。

灵魂完成一个伟大的循环,
哦,重新回到童年的幻梦,
我,如同我蛮荒时代的祖先,
重新对着树木和星星祈祷。

——明斯基《慰藉》

生活已经很艰难了,我想创造一个像香槟酒一样熠熠生辉的世界。

——拉费里埃《穿睡衣的作家》

霍夫斯泰德认为,各种文化间不同的价值取向可以通过个人与集体的关系区分,他称之为“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维度”(individualism-collectivism scale)。用这个维度衡量,个人主义倾向性最高的国家是美国。难怪美国是世界工业化国家中唯一一个不提供全民医疗保险的国家。处于该维度中的另一端,集体主义倾向性最高的国家是危地马拉。

霍夫斯泰德理论中的另一个维度叫作“不确定性规避”(uncertainty avoidance)。它是用来区分不同文化对“模棱两可”的承受程度。以下是霍夫斯泰德研究结果中,不确定性规避维度下排在最前面的5个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更习惯依赖准则和计划行事,并在任何情况下都严格执行。

1. 希腊
2. 葡萄牙
3. 危地马拉
4. 乌拉圭
5. 比利时

以下是排名最后的5个国家或地区。这些国家(地区)的人最能忍耐“模棱两可”的事物。

49. 中国香港
50. 瑞典
51. 丹麦
52. 牙买加
53. 新加坡

——格拉德威尔《异类》

化学物品可比朋友更容易获得,当我想和它们一起玩时,它们从来不会说它们必须待在家里洗头发,或者不太礼貌地说它们不喜欢和怪胎厮混在一起。

——《思维简史》

一九六二年的春天莫斯科的一辆出租车上,叶夫图申科朗诵了他的《“垮掉”独白》,……如电击般触动了它的五位听众,包括出租车司机。“我必须在保证我的乘客安全的情况下才能享受艺术”,他说着把车暂时停在了人行道旁。

——《巴黎评论·诗人访谈》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