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新老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阿卷,是根据状态会不定期刷屏的嘟嘟大喇叭。只会通过有嘟文的关注,比起被观察更喜欢有来有往地聊天吹水 :ablobaww:

嘟嘟的主要内容就是辱骂陆游(不)。现在开学了,应该会发发 和华道、茶道练习的照片,讲讲跟老爷爷练口语的一些趣事,顺便吐槽小张做的破游戏。剩下就是朝时间线上的小可爱们咩咩叫并乖乖翻身让rua :YEEEEEE:

这些都能接受的话,欢迎过来一起玩呀👏我超喜欢和人说话的!每次收到回复超级开心!

刚想吃点饭再吃点药,突然就莫名其妙想吐_(:3 」∠)_

我居然忘记今天该去诊所……天呐,最近这两天怎么回事。

依旧是做美学作业的大师妹:为什么法国佬和德国佬说的话我都看不懂!!!

作者简介摘录:“在天使投资教父徐小平眼中,他是卓越的思想家;在毒药总裁侯小强看来,他的才华罕有其匹在更多粉丝眼中,他是当代有数的大诗人、大词人。……然而深邃的思想、绝世的才华之外,更有被人忽略的款款深情。”

这是什么晋江编辑出逃写的霸道总裁文案啊sos(

Show thread

教授见到助教后说了句“身体看上去恢复得很好嘛”就走了。

助教:???等等这句身体很好听上去好嘲讽啊!我其实脑袋还有点晕乎来着的,就是之前两天病得不太是时候……
我:教授打招呼都这样啊,每次见我不在都要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助教:倒也是啦,就是日语的这种打招呼方式总让人觉得话里有话救命——

后来教授又过来,助教跟他聊到之前咱们聊的话题,教授很茫然地说只是礼貌问问而已,两个人哈哈哈就开始聊别的去了。

助教:说起来老师您的身体还好吗——噗,等等,这句话听上去怎么也不太对
教授:哈哈哈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好,还可以,暂时不会死
助教: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你今天打完疫苗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不舒服啊——
教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助教:日语实在是太容易阴阳怪气了(((

打发时间( 

教授交代我干点事情,顺便把两本书扔给我。两只师妹好奇地过来翻了翻,一边翻一边吐槽。

小师妹:这个作者简介……好浮夸……
大师妹:还有字跟号,怎么都像自己取的
我:这就是十万加爆款畅销文风吗
大师妹:神奇,这两本书怎么跑到教授书架上的
我:可能是看这人是哪个大学的老师吧(((

教授进来了,就顺口问了下。

我:老师怎么会想起买这两本书
教授:啊,这两本书不好吗?没事你可以随便处理
我:呃,倒也不是,就是我跟师妹翻了翻,觉得可能比较通俗化?在想老师应该不会买((
教授:噢噢,是作者的朋友送的,我翻了翻觉得好像也没有必要拿到图书馆,就()写得很糟糕吗
我:打发时间倒也……
教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发时间,作者听了想打人
助教:那除了打发时间之外,有没有更委婉的说法
教授:……比较大众化?
大师妹:(拿出夹在书里的一根竹子)这是啥
教授:噢,好像是裁纸刀,就是一边看一边这样……还蛮开心的
我:这不就是打发时间吗!!!

因为蜈蚣连续两晚没睡好,课也翘了,研究室也懒得去。教授看我没来于是跟小师妹打听。

教授:卷桑呢?是走了还是没来
小师妹:没来
教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小师妹:呃,不,是因为家里进了蜈蚣没睡好
教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蜈蚣的中文是什么?百足?
小师妹:呃呃呃,是,还有别的……

可恶感觉被狠狠嘲笑了……为什么什么到了教授嘴里都会变成中日互译的素材啊!

我:转移尸体的时候它还在动弹
我妈:你可能只是敲晕它而已,得拍扁才行
我:虽然我用的是喷雾,但我觉得您说得有道理,我再去补刀(

我爸:蜈蚣咬人也不疼的,就一点点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快闭嘴!!!

我爸妈:以前家里有很多啊
我:我没有见过!!!!

我第一次后悔住一楼了……而且怎么他羊的老是从天花板掉下来???难不成还是从楼上掉下来的吗

妈妈!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只大蜈蚣!

在路口跟同门分别,我顺口说了句886。

大师妹:卷桑的用语总是很独特,这是什么经典复刻
小师妹:卷言卷语!我可以!
大师妹: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听见一句狗屎,竟有一丝丝怀念
小师妹:今天不是狗屎了,今日限定是shit

写作课结课了,有点失落,老师助教和同学们都是很好的人.°(ಗдಗ。)°.要是再能继续上课继续快乐聊天该多好(醒醒想想前阵子交的报告

以前看到平安时代一些人有字,比如文屋康秀字文琳,纪长谷兄字纪宽之类,很好奇既然日本人有取字的例子,为什么文献上有字的记载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最近读《源氏物语》稍微有点明白了。

《少女》帖写源氏的长子夕雾取字的时候,公卿都觉得很稀奇争着来看。且不论紫式部为《源氏》设置的背景时代,至少在紫式部的时代,取字已经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了。

《源氏物语》的古注《河海抄》引散佚古注《水原抄》说学生进文章院的时候取字,写在名簿上,但这个仪式近代已经断绝了。按《水原抄》的说法,似乎只是进文章院的人要取字,不走这条路的大部分公卿就没有取字的必要了。又《水原抄》成于镰仓初期,它说近代已绝,大概平安后期就连文章院也不举行这样的仪式了。顺带《水原抄》还提到中国也是这样,不知道是泛泛说中国人也取字,还是说中国人也在入学的时候取字,如果是后者估计是根据日本的情况误推中国的情况吧。

江户时代的石原正明在《年年随笔》里也有考察(《随笔》原书未见,用的是《古事类苑》的引用),说古代即便是善于汉文的人,比如具平亲王,如果不是其道的人也不取字;后世则本名以外的都可以称字,比如诨名、绰号之类的。

总的来说日本人的字似乎是这样的:上古的情况还没有考察,平安时代大概字渐渐制度化成大学寮的学生的用名,这个制度式微后,字这个概念变得更广泛,凡是本名以外的称呼都可以称为字。

大师妹美学课期末作业进度0⃣️。

大师妹:拉康是狗!!!!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