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泥麻薯没有了,变成喝了一杯芋泥麻薯一杯黑全套。

Show thread

唉,想跑步了,现在住在闹市区根本没办法出去跑步,人也很穷也没办法去健身房,每天的运动都是有氧拳击。去年这个状态我现在肯定达不到了,重新开始跑的话又要一两个月的恢复,重新开始调整呼吸频率习惯什么的,想想就很痛苦。

决定以后周末不自己做饭吃了,自己做两顿饭的话就没时间玩了 :231111: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这些礼物(因为他基本上不会回我信息)但真的好开心,已经感动哭了 :azukisan008:

Show thread

感觉是一年以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了,收到了憧憬的人从英国带回来的三样礼物,好开心呜呜呜呜

怀念住在成都时便宜又大碗的糍粑冰粉。

这个焖南瓜菜谱蛮不错的,咸甜的口味居然有些类似烤板栗的味道,今晚做了份当明天午饭。
不过建议选择贝贝南瓜板栗南瓜这种水分少的南瓜,否则容易做成南瓜糊糊。
xiachufang.com/recipe/10594444

其实网文里我最喜欢的类型是种田文与快穿文,但最近这些类型文里政治浓度急速上升,随便弄个什么东西就立刻想上交国家,仿佛在自我审查。

儿时好友大列巴劝巧克力麻薯球:“麻薯球同志,你要辩证地看待问题,不要迷茫,要对自己有信心!虽然美国面包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让你走过一段时间歪路,但你也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坚持住了自己的本心,没有变得和他们一样甜,这很了不起!”

Show thread

麻薯球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日本人,从小在日本长大,但十岁时父母离了婚,麻薯球便随着母亲来到了中国,虽然两国的文化有所不同,但麻薯球还是很快适应了新环境,高中时麻薯球又随着再婚的母亲来到了美国,与东亚完全不一样的文化环境让麻薯球感到好奇的同时又有些隐隐的恐惧。麻薯球试图融入美国面包青少年团体,在进入大学后便也跟风做了美黑,和同学朋友们出入于各类派对,紧跟各类时尚潮流,现在的麻薯球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个在美长大的亚裔了,而且麻薯球也拥有了新的美国名字巧克力麻薯球。
但午夜梦回之时,麻薯球还是会想念故乡,觉得自己其实还是没办法融入美国面包圈,在看似坚硬的外表下自己的内馅其实非常脆弱且柔软,来到美国后自己所做出的改变就像那些凸出来的巧克力粒一样,突兀且不和谐,使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了。

……确实是头一次看到“好嫁风”这个词用在男的身上(🙄

>这半决赛也太精彩了吧,马龙牛逼啊!不过说起来,他和奥恰洛夫各有一股中西方男人不同的好嫁风(不排除都是眼袋在起的作用。特别是马龙,简直就是一个二线城市好老公的样子,憨得深受局长信赖,两三年就能提成副科,升职当天还要顺便买几条鲫鱼回家红烧请老丈人回来吃顿晚饭的那种 ​​​

哇,《火线》里的公用电话声音和《极乐迪斯科》里的一模一样,而且《火线》里公用电话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对于明日方舟,有种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感觉……虽然还没完全塌但也感觉摇摇欲坠,还是希望yj能够重视一下玩家意见 :azukisan024:

不过下午还是要喝点绿茶,今天下午没喝晚上就很困……

早上下了细细的小雨,因为时间很紧,去往地铁的路上我便没有打伞,刘海与耳边的碎发都被雨粒打湿,和汗水混杂在一切黏在皮肤上,湿漉又闷热的感觉说不上讨厌但也令人心烦。地铁上打开手机看起了黄锦树的《雨》,东南亚的潮热气质与现在的情形正正好相符,伴随着些微的困意,我似乎也被拉入了书里似真似幻的梦境中。

周末打算包点饺子,下周早餐就是蒸饺了。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