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something you could never dream of happen to you.”

咩哈哈!趁着夸u姐的劲头给大家写起了感谢小卡片,果然表达感谢让人心情愉悦!

周四下午是大家预约疫苗的时间,所以昨天也去田野了(是第一次,明显发现比周二去协调打流感疫苗的爷爷奶奶们有料许多,可惜我田野的时间不多了呜呜呜)。
我觉得志愿者u姐实在是情商过于高了,摘录我觉得inspiring的地方:
>小姑娘来预约总是要问这问那的,她拿着对方证件往预约本子上誊资料,说你等我弄完再回答你好吗?等她誊完资料确认好一切后直接走自己流程,把应该说的说完,一般到那时候小姑娘就不会再把没被回答的问题问一遍了。
>有人直接到台子前面来问问题,她负责预约就直接说等我弄完再问好吗。对方就转移焦点来问我,她也直接说她不知道的你到时候不是还要再问我一遍吗?然后对方就不问我了。
>有人带的证件过期了问能不能先拿这个证件预约等证件换好再过来,她说你等证件换好直接过来预约不是一样的吗?(上海行政能力还是蛮不错的可以现场换证所以那小姑娘去了很快换好证回来了)
>有阿姨三点多到的,帮自己女儿约苗,说因为忘了带自己的身份证所以医院大门进不来。她说疫情期间嘛。你一点多过来这边排队可长了(现在过来就直接办了)。
>有姐姐忘了自己啥时候约的苗,过来想要查查有没有漏接通知电话,她也一个个手动帮对方查的(当然昨天我在所以这活儿是我的)。
总之就是又尽量满足对方需求又尽量不让对方影响自己的步调,讲话还很甜(被护士姐姐和保安弟弟共同认证的),观察她跟人打交道反正我觉得是很让人如沐春风又没有特别委屈自己。

给硕导们发了greeting 虽然人家老早放假了 但是让拖延的我早发是不可能的 而且发greeting是为了拖延干别的= =

因为不想干活 所以终于把拖了五天的email给回了(。

boosted

日常迷信时间到,转发这个跳跃的猫咪,未来一周所有的烦恼都可以一跃而过抛之脑后

有长进了!
刚刚给我的gatekeeper发了消息问她有没有长袖白大褂借我,换之前我可能就啥也不说自己买一件了。
真的是田野(和我的咨询师)告诉我要去表达自己的诉求哇 :aaawoo:

听着中国摇滚写中国年轻女孩的申请信 可能是合适的。

上周五随便攒的draft今天在开会讨论的时候被导师们夸写得很好很有趣呀,听到的第一感觉还是导师们你们太会哄人了。
皑皑我也想做这么会哄人的人类

boosted

你最深的恐惧是什么?
昨天跟学友讨论了点私人话题,发现奔三女青年们面临的焦虑非常相似。我四年前写这个proposal的时候,也并没有想到自己的研究会做得如此切肤。

今天跟五六年甚至更久没见过的朋友在火车站旁边麦当劳匆匆见了一面。不得不承认,年轻的时候觉得满世界跑都可以,年纪长了之后觉得跑不动了,可是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在哪儿有立足之地。

写同人文写来写去都是自己也就算了 为什么 写论文写来写去 其实写的也都是自己 :azukisan002:

过了一年我又在改data management plan,而且一边改一边发现自己的data management activity一塌糊涂

服用一些酒酿想着趁着酒劲把论文改完了 结果吃完只想睡觉😪

跟不同的人聊这聊那 我真的不记得自己跟谁说了啥(……)

事实证明 只要我需要去田野就会肚子疼 不去的话啥事儿没有

Show thread

呜呜呜。跟因我的研究认识、也就聊过两次天的朋友,因为我的拖延改下次聊天时间,语气自然一如既往跟所有研究对象一样,然后他回我,"Don't be apologetic!" 呜哇被戳到了。我回,谢谢你提醒我,我觉得有颗感恩的心也很重要 :)。Don't be apologetic, 这句话真是犹如当头棒喝。
真是非常感谢我的研究,让我遇到很多很多好人,帮我成长了那么多。

发现自己被绿了。崩溃了4小时(其中跟男票打了一小时电话)现在我又要投入到无尽的工作中去了:)

往budget表中填寫一些數字 獲得一些擁有這些錢的快樂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