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之前因為朋友裡有認識tptp的所以即使在私下裡也說得非常剋制,但是我想寫一寫僅代表我自己的情況,關於“為什麼我不希望喜歡tptp的關注我” 

首先節選一段之前私下裡寫的東西吧。
“我不懷疑伊的動機,但是我實在很難接受伊在這件事發酵之後的做法。在發現事情的走向不受控制之後為什麼不馬上做出有效措施(設置權限)……我衹是不能接受這一點。我不覺得賣安利分享好用的平臺有什麼錯,但是也沒法無視自己昨晚的不安和恐懼對伊說“你沒有做錯”,我可能會覺得如果影響到的衹是自己那當然都無所謂,但是如果影響到了別人,那壞事的比重就要比好心大很多。任何表達在剛說出口的時候就不完全屬於自己了,熱烈的讚美、惡意的揣測、無人問津、熱度飆升,所有事情都可能發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不是不知道,衹是下意識不願意去想。衹能接受讚美和預想中小範圍傳播的結果也很奇怪吧。”

再說一說我這兩天的情況。我昨天在醫院,等號的時候無聊刷了刷小賣部ltl看到了搬來的tptp。因為過於震驚當時還點進去確認了是不是同一個人,確認之後馬上block了。
但我還是被trigger得很嚴重,所有那天的不安、恐懼与焦慮淹沒了我。我開始呼吸困難,渾身發抖,但是在醫院我不敢脫口罩,衹能順著牆滑坐在地上,等著有沒有醫護人員路過把我帶到別的地方去。我給riri和bj發了消息,沒過多久我開始胃痛,控制不住地掉眼淚。從醫院出來強迫自己吃了點東西我開始返程。回到之後洗頭,洗到一半開始乾嘔,然後沒過一會兒把午飯吐了出來。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我起床之後就開始整條脊椎都在痛,幾乎直不起腰。但是今天上午滿課,我還是維持著奇怪的姿勢連續坐了四個小時。我吃了早飯,但是快中午的時候又開始胃痛。我實在沒力氣再去飯堂坐著吃東西了,直接冲回宿舍躺下。我睡了一個下午,醒來膝蓋也開始痛。努力下床去買了晚飯,吃完又倒在床上。膝蓋痛站不起來,脊椎痛坐不起來,胃痛沒法平躺,我現在也維持著這樣的姿勢打字。

雖然我的身體一直不太好,我也有試著習慣它,但是我實在沒法無視這些痛苦。我很清楚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言論審查和網絡防火牆,但是我沒法說出“tptp沒有一點錯”這樣的話。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我很清楚AO3被牆的根本原因在於網絡防火牆,但是我也沒法不討厭肖戰和他的粉絲(沒有說tptp是肖戰的意思,重點是關係)。
我為什麼討厭tptp,因為tptp讓我的身體變得更糟糕了,病痛很容易給人帶來壞心情。就是這麼簡單。我分得清軀體化和器質性病變帶來的痛苦,也分得清這些痛苦產生的原因。而且我認為tptp的道歉沒有誠意,也沒有打算對自己的言論和造成的後果負責,我沒法接受tptp的道歉和若無其事換號重生的行為。

我本來不打算寫這個置頂的,這樣搞得很像我在掛人。但是既然我還和tptp在同一個服務器上存儲數據,就無法避免往後有本站友鄰既知道tptp又知道我的情況發生。所以我儘量把側重點放在說明我的情況和解釋為什麼我無法接受tptp這些地方。我不要求任何人討厭tptp,但是請儘量不要在我面前提起tptp,如果你喜歡tptp,最好也不要關注我——我會想起我經歷的這些本來不該經歷的痛苦,感到膈應并block你。

Pinned post

置顶。
CW为“病”的嘟文可能包含病情记录、情绪崩溃发言、病态行为描述等内容,建议不要点开。
CW为“自说自话”的嘟文是一些杂七杂八的想法记录。因为是自说自话可能不会对评论有回应。

還有一場很喜歡的是Ana的,白色體操服+白色彩帶本來應該讓人覺得像雲朵之類的,但是她衹能讓我想起陶瓷刀雪白的縴薄的半透明的刀刃。動作乾脆俐落,沒有任何贅余的部分,是人工的規整的美。

Show thread

最喜歡的兩次帶操比賽來自Eugenia和Sabina。對我來說這兩場比賽一場是天一場是海。兩個人都用了藍色的彩帶,Eugenia用了淺藍色彩帶配藏青色體操服,Sabina用的海藍色配白色體操服。Eugenia的柔韌性很好,即使是做需要強的肌肉力量的技術動作也顯得柔軟輕盈。像盤古開天地一樣,清的部分上昇,濁的部分下沉。她牽著清淺的輕盈的藍色旋轉、旋轉、旋轉,自己也成了清的一部分,和帶形的天空一起上昇了。Sabina的肌肉力量表現得很明顯,不衹是在技術動作上,連彩帶劃破空氣的軌跡都讓我覺得凌厲之气撲面而來。但那不是濁的、沉重的凌厲,而是海水漲潮時拍擊礁石的感覺。白色的體操服像是白色的浪花,她不是海神或者海仙女,她是海水本身。

我:玉森自己不喜欢喝咖啡和酒但是自己管人管得很好,这是否是另一种双标(我就是因为怕弄脏手才不吃没剥壳的虾之类的wwww非常懂川濑
选:川濑像是那种吃麻辣小龙虾会用筷子的人,然后玉森就不可思议:你这样吃啊(虽然其实心里很清楚但还是要嘲笑一下)
我:不,以我度川濑,根本不会去吃麻辣小龙虾!

Show thread

我:居然在翻译Q&A的时候感受到这是个恋爱游戏,我就没把原作当恋爱游戏打,但Q&A真的很像什么相性一百问
选:我在通关川濑线好久后后知后觉这是个恋爱游戏🚬

Show thread

选:之前看到别人写的→水上,川瀬,花澤,水川。水,川,大河,大海,创造出孤岛的是水。而玉森,是被水划分出来的那片小小的迷茫的森林。
我:不对吧这个!川是河,濑是激流,泽是水洼,氷是冰,哪来的海和大河啊,说濑是濑户内海我都信(?

Show thread

我:翻译白蹭厨房的时候,我控制住了打下白嫖两个字的手(忍住,不能太现代化
选:想起以前看一本翻译漱石的书,里面有摸鱼这个词🚬

选:
虚假的凛子粉选,每天毛象发一百条吹凛子,实际上凛子为之做出游戏极力安利的《脑髓地狱》都没看完
真实的凛子粉灯,什么都不说但默默翻译凛子文本

我:
虚假的cp粉灯,通宵打完了两条恋爱线却对任何角色和他们的恋爱都没兴趣,一直在点鼠标速读日常对话
真实的cp粉选,啃完了巨量文本的英译游戏并准备冲官中卡带,还产出无数口嗨小作文

沒想到我對宜家鯊鯊不感興趣,但是居然對大黃狗心動了 :ablobdundundun:

那就来夸夸此方 

我们此方就是那种犬系大姐姐!热情活泼还很会照顾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元气满满小太阳,每天都想和此方贴贴,看到此方发嘟就开心甚至还嫌此方发的嘟不够多 :azuki_san18:
就算上班会摸鱼也会完成工作再走,该自己做的活一定会做完,实在不行就把工作带回家,状态很差的时候也只是晚出门一些,老板快点给我们此方涨工资啦 :azukisan015:
还会做饭!每个周末都在羡慕阿金 :azukisan020: 又会判断食材品质又擅长搭配食材,吃过的菜就能做出来,每次看到此方发的美食图都很想顺着网线摸过去直接端走一盘(呜呜呜呜呜上汤娃娃菜 :azukisan008:
还有芙芙,把芙芙捡回来养大照顾得这么好(过程中肯定也有很辛苦的时候,但是还是把小奶芙养成了好大一只芙,反正我们此方就是善良又有耐心啦 :azukisan017:
此方还真诚坦率又勇敢,喜欢的就说喜欢,不喜欢也会大大方方表示出来,我之前挂觉得合不来就会双取的置顶都做了好久好久的心理建设 :azuki_san21: 会承认自己虚荣但绝对不会因此弄虚作假 :azukisan006:
会打游戏也会写博客,会到处玩也会敲代码,还坚持每天运动,总之此方每天都在我htl上闪闪发光 :azukisan036: 每天都是很喜欢此方的灯 :azuki_san17:
@konatasick

此方:我认识的比较胖和壮的人都不怕冷
我:诶和肌肉量有关系吗,我以为只和脂肪有关系
此方:就是代谢会发热
我:懂了,我会努力吃饭的(流泪猫猫头.jpg

因為得到了riri的寵愛決定去買晚飯吃
我:老闆這個炒粉能不能不要白菜胡蘿蔔洋蔥豆芽玉米生菜
老闆:直說衹要雞蛋和粉嘛

懒得纠结就让妙仙包选我中午和晚上吃不吃饭,妙仙包非常懂我地选了不吃
中午的Ri:不要听包包的!(超大声
晚上的Ri:包包坏坏!!多少吃点 :azukisan020:

我:小卖部无锡分部团宠是芙芙
此方:嘿嘿,不是此方吗,芙芙是吉祥物
我:(迅速)是此方!!!

突然听说有同学考到驾照了有点震惊,发现我好像有一种有驾照=成熟的大人的错觉(比划
主要是因为我这种坐任何汽车都会晕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考驾照 :azuki_san21:

突然和bj同步在線吃飯的燈又開始幸福轉圈(嘿嘿嘿還又被bj喊燈崽了!

和选选互相投喂的一天!(又有了新banner的灯开始叉腰

選選看前日譚reaction:不愧是你啊玉森!→笑死了這裡好隱喻→我草我草我草→被虐到嗷嗷大哭→怎麼這樣……→凜子你好狠的心……

我:選選快看我賬號主頁——
選:你又换回来了!
我:頂著个狐狸看書頭像用竹骨胭脂皮做display name也太奇怪了(

本來用透明底章子當頭像結果發現貓耳效果會透出來,結果衹能換回白底(滾來滾去

Show thread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