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是傻逼因为我明明对乐理和乐器和音乐没有了解还在这边记录,可是这与其说是写的别人看的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看的吧……虽然现在没有学音乐的条件,但我自己可以在查找资料和回顾的过程中学到新东西。嗯嗯嗯,靠一些热爱写东西……

在吃饭的间隙写一点:
Serge Gainsbourg - Histoire de Melody Nelson(1971)

Genre: Pop/orchestral pop/avant-funk

赛日·甘斯布,法国流行音乐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在他的音乐之外更为人所知的应该是他和碧姬·芭铎、简·柏金之间的轶闻;但他在音乐方面的成就也丝毫不容小觑。

任何认为“摇滚就是基于吵闹的电吉他和效果器”、“电子就是基于吵闹的合成器和DAW”的人都应该听一听这一张专辑。它宁静、辽远、优雅、纯真却丝毫不沉闷、雷同、无趣,被视为法语流行乐中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许多在通俗音乐史上同样伟大的名字都受到过这张专辑的影响: Jarvis Cocker(Pulp), Beck, Tricky, Barry Adamson(Magazine), Michael Stipe (R.E.M.), Portishead, Arctic Monkeys, Air.……比较新奇的是这张专辑的影响不只是局限于某一个流派,流行摇滚、氛围电子、Minimal、Trip-hop、 前卫摇滚、Alternative的音乐人都受其启发,致敬过它,其超越时代的前卫和开创性可见一斑。

我推荐的track:无,这是一场仅有28分钟的新奇体验,无论在睡前、工作还是休闲场合都可以打开它。

The prodigy - Experience(1992)

Genre: breakbeat hardcore/new rave/alternative dance/electronia

大名鼎鼎的神童乐队的首张专辑,(乐队由Moog Prodigy analogue synthesiser命名,一种在80-90年代被大量使用的合成器)在创作首脑Liam Howlett与两位vocals相遇后横空出世,成为了Breakbeat Hardcore领域的里程碑作品,带给了后来的Underworld、The Chemical Brothers、Pendulum等电子乐队可观的影响。在很快被Rave音乐人奉为圭臬的同时,乐队困扰于"kiddie Rave"的刻板印象造成他们的创作局限,拒绝在电视节目上出现和推广,慢慢向Big beat方向转型。(Liam Howlett本来是受Pink Floyd启发,想做那样的prog rock rave作品的,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笑死)。

我喜欢的曲目:没有,整体性极强,蹦就完事了!之后有空可能会探索补充一下这张专辑里的采样

大概这样!第一次写音乐记录,以后每次心情不好或者有闲工夫的时候都会写一点,但频率会很随机。我完全没有任何乐理和乐器知识,不会讲和弦、编排这种专业性的内容,讲了也基本是在胡扯;我听音乐基本是在娱乐和追星。比较了解的乐队会多写一些自己的看法,不太了解的会更多地引用资料。有事实性错误欢迎指出,主观品味和喜好因素不接受批评,嗯嗯!

Show thread

Pet Shop Boys - Format(2012)

Genre: Synth-pop/dance-pop/EDM/art pop

如果有完全没了解过宠物店男孩的朋友想要我推荐一张专辑入门,我不会推荐他们14张录音室专辑里的任何一张,而会推荐这张整合了他们1996-2009之间所有B-sides的精选集。原因有如下两个:1)他们成军40年风格变化很大,一受时代的技术和流行风格限制,二他们自己也不断有新想法新尝试。 2)B-sides比起singles往往制作上更大胆,一些不太会被主流接受的新尝试都会放在这里面。

这里面一共38首电子乐风格差异很大,既有80s的electro synthpop(In the Night),也有Drum&Bass(Betrayed),还有比较柔和的Minimal(Friendly Fire),但听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贯的宠物店男孩:用最流行的风格,传递最不落俗套的精神内核。另外他们广泛地和各种音乐人合作,光是这张专辑里就有:
Sylvia Mason James – additional vocals on disc 1: tracks 1 and 3;
Johnny Marr – guitars on disc 2: tracks 3, 4 and 8;(他们的Behavior一整张专辑都有Johney Marr,The Smiths的吉他手参与制作;还和Johney Marr和New Order的Bernard Sumner组了一个supergroup叫Electronic)
Elton John – guest vocals on disc 2: track 11(最近和Elton John的舞台合作应该是Years & Years演唱的It's a sin)。

对宠物店男孩最常见的批评是“They are always good, but they never create something new since their first release.” 我的感觉是——想要找新东西最好的方法是发掘新音乐,就把宠物店男孩留给我们这样的俗人吧!

个人目前比较喜欢的曲目:‘Sexy Northerner’, 'We're the Pet Shop Boys'(这首原本是My Robot Friend对他们的tribute,他们cover了这首歌), 'Discoteca'.

一些有趣的曲目:'How I learned to hate rock-and-roll', 'The former enfant terrible'(这首是写来痛骂滚石的Mick Jagger的),总之就是一些Neil Tennant表达自己对rockabilly的痛恨和阴阳怪气骂人。笑死

整理一下我去过的北京可以看精神科的医院:
1.北医六院(专科)
pkuh6.cn/
2.北京安定医院(专科)
bjad.com.cn/
3.北京回龙观医院(专科)
bhlgh.com/
4.北医三院(只有心理咨询门诊,但离我最近能报销)
5.北京肿瘤医院(不是专科医院,但有一位女医生就诊体验非常非常友善专业)

另外之前去过上海精卫,除了楼破而且人巨多,体验也还不错,总之比小地方的精神科好太多。但看精神科这个事主要看医生的专业程度吧,比较沽名钓誉的人误诊的风险还是大的,去之前一定要做好功课

呱呱自省 

感觉我可能真的更适合做跟人打交道的成分比较多,半研发半管理的岗位,比如PM。。。钻研技术的速度真的赶不上核心人员,也不是不能,主要是不愿,没那个实现具体细节和了解每个原理的热情,反而更能跟人互动……别人对我的评价基本是“一个友善的菜比”。。。。。唉,现在觉得其实最适合我的职业是律师、咨询和规划师类的,但高中理科掩盖了我的弱势,让我选未来道路的时候还是有点盲目的……不管怎样既来之则安之吧,未来也不是没有慢慢转换赛道的机会……
另外觉得我对身体状况的疏于管理已经很明显地影响我的生活了……不吃安眠药几乎就无法入睡,每次失眠一整晚爬起来都感觉要当场猝死;副交感神经极度兴奋,窦性心动过速;昨天又忘记吃饭了因为我不怎么会饿,吃饭基本是女朋友在督促。觉得我需要镇定剂一类的东西,去医院看一看开点镇定剂和安眠药顺便再查一次ADHD吧……笑死,是谁一天到晚在跑精神病院,是我……

但感觉如果长期生活在被打击的环境里,确实会反而对生活和精神状态有一定的影响。有时也不是过分的严格还是什么的,就是纯粹是我目前的水平和状态还没达到对方的认可期望,换句话说就是我现在还不配。连续熬了2个夜了,预计还要熬第3个;在着手做东西的时候不会感觉到什么,但躺在床上还是会被自我厌恶和沮丧攻击到,一时半会无法起身工作。我现在学的专业是我愿意学但不会作为未来深造和发展道路的专业;现在跟的导师是我未来愿意在这方面深造但因为不是这个专业的本科生所以毫无基础的方向导师。再加上我本身就还在自我探索的过程中,就是很难把水端平make ends meet。感到因为连续熬夜的心悸,为什么我总是会把自己push up to the limit呢?

Show thread

每次被打击得自我怀疑地一塌糊涂,想我为什么这么菜这么爱摸鱼缺点这么多却这么难改的时候,看看此方的blog总能被安慰到……(完全没有说此方是失败者的意思!)就是觉得我正在经历的东西原来前人都经历过了……(虽然看blog本身已也是一种摸鱼!)

Show thread

被导师在专业水平上的批评和质疑除了情感上的难过以外,自我安慰其实有积极的一面!毕竟自我激励往往比较松散,有驱动力才能更认真。经常被骂就说明正在跳出自己擅长的东西和舒适圈,正在痛苦地进步,嗯嗯!毕竟听两个带重点实验室的青年导师的课和在他们的课题组不会是什么好体验(苦笑

如果说真的有“根植在每个人灵魂深处的音乐”的话,有人可能会选择古典乐;有人可能会选择摇滚乐;有人可能会选择爵士乐;而对我来说,我的life soundtrack就是电子乐。也会聆听而且很喜欢大部分摇滚乐和古典乐;但是,如果之后成为音乐人的话,我希望做出来的是synthpop/alternative rock/electronic rock/dance pop/disco那样的东西。我喜欢能让人跟着跳舞的音乐,喜欢能让人摇摆的音乐,觉得业余当个DJ也不错。也因此我的 里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比起传统摇滚乐队,我更愿花大量篇幅来写使用漂亮的键盘合成器的上世纪乐队,和我相对了解更多的Synthpop和electronic乐队,从Kraftwerk到现象级的Daft Punk,到近年的MGMT。虽然手头事很多,但我把嘟站主号销了,减少了最大的一个分心源头,应该不久就会开始动笔记录。

mastodon是小清新liberal朋友们的乐园 所以有一些朋友 平常不管因为什么关注我 等我一喷woke费拉不堪 就把我怒取关嘞

怎么说呢 当身边的出国的朋友们按出国的先后形成了一个梯度 会意识到我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些自以为独特新奇的人生体验 其实每个人都会经历 你看到他们的反应 就知道他们在国外呆了多久 一年 三年 还是五年 this is really sad. 我们海华 没有一个人真正有什么独特之处 潮水退了 我们没有任何分别

真的,这门system课的内容是很有趣的,可以看出助教为了作业题是花了心思的,一周10+hw的工作量完全justifiable…唯一使我对它产生抵触情绪的是,我这学期要毕业,要不停面试找工作,要办opt的各种paperwork,还贪心地想学人生中的第一门二外,还要TA一门课;on top of that,这门课是我为了毕业不得不修的(否则我会选择把时间花在其他更有趣的课上),而且一旦fail将无法毕业导致opt泡汤,这让已经处于burn out状态的我感觉愈发失控,对这门课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抵触和厌恶情绪。

我在本科的时候,从不质疑培养方案,从不问为什么要做一件事,听话地朝着吊在面前的胡萝卜一路狂奔,反而productivity非常高。而一旦开始质疑做一件事的意义,质疑努力是否能获得应有的回报,我便无法再把100%的力气花在向前奔跑上,反而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很难说哪个时候更好 — 现在也许变得不那么无知了一点,但有时候无知反而会让人拥有更多的快乐。

好累,连续熬2个夜以后感觉心悸下一秒就要猝死了,再看看手上这个MLP觉得应该来不及搭得达到导师要求的水准了,不然就会被骂……用身体原因请假感觉总是还是有点心虚,于是跟导师说cmos课的上机仿真定在了互相冲突的时间……之后找时间再验收吧,我太累了……

是画图写码久了就会这样吗,还是因为我太久没睡了,努力回想了两分钟一元二次方程组根与系数的关系,最后挫败地去Google了韦达定理……韦……达……定……理……不至于吧……虽然我上一堂数学课确实是在两年前……(虚弱)

我们学校收了华大九天的钱,要求教学时使用他们的EDA软件aether,以学生为样本免费给他们测试。但这个软件实在是太不稳定、太不成熟、bug太多了,还完全没有tutorial,每个人遇到的玄学问题一大堆……问老师助教也都无奈表示软件不稳定,他们也没办法……于是现在大家都不明说,但私下里解决方案都变成了:用cadence画实验报告里的图,一些假装自己在用aether的行为……

其实安卓的话现在隐私保护好像也做的不错,刚刚发现Android11有空信息保护的权限设置,意思就是允许app读取手机信息,以让app正常运行,但返回空信息。而且安卓操作起存储空间隔离好像也比较方便。(国产魔改os就没有办法……)

用vim之前的我:这个insert键到底有什么用
用vim之后的我:对不起

最近转去obsidian了,觉得这个即时编译markdown和标签链接管理的设计还是蛮不错的,之前都是vscode下好几个extension每改一行都要重新complie一次,现在方便多了。如果我有加密货币defi啥的话我会投这个产品。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