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置顶 (更正错字版)

我会写一些日常随想、听歌感受,玩游戏体验、心情杂记、生活随笔,工作苦水,当然,也会有政治相关的思考,毕竟人是社会动物。希望能多写点东西锻炼表达能力(并少打错别字),练习好好说话,也给生活以感性的记录。头像是我们的可爱猫猫,时不时也会发🐱图

我想常用这几个tag:
为了给起床一点盼头认真欣赏20分钟的音乐,写一写感想,顺便补一补音乐知识,主要听爵士和老摇滚
半夜赶工或者玩游戏都需要短暂休息,用这个tag来随便写写。因为总熬夜晚起,"早饭"和"半夜"定义模糊。
(这两个TAG里听的歌每个月总结在blog里 cronopio.space/?cat=4 )
游戏心得(尽量)

希望多认识些朋友。也请不要转内容出毛象(虽然还没遇到过)

另:与其他站同ID并不是一个人。如果造成混淆非常抱歉。

Pinned post

如何知道你的猫适不适合读博呢?
热衷探索✅
擅长熬夜✅
经常嗅你的咖啡杯✅
试图帮你改论文✅

Pinned post

是大猫咪在听歌!

(其实是昨天早晨的视频,在听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但是外面建筑工地太吵了视频静音了)

Moontowers or Moonlight Towers, were built in several cities in the 1800s before the practical incandescent light bulb to provide cheap street lighting at night without building a network of gas street lamps. A huge tower with carbon arc lamps cast a bright white light below

Show thread

今天阴雨绵绵无法爬山,于是去湿地观鸟,发现整个公园就只我一个人,这才想明白:雨天鸟也难以看见。可就正巧雨声稍歇的一小会里,远远见到了一只Kingfisher的身型,我悄步上前,果然是一只Belted Kingfisher。

翠鸟的英文名字kingfisher很好听,听起来像是亚瑟王传说里的Fisher King,守护圣杯的受伤渔王,有一种独自垂钓的优雅圣洁气质。中文里名字有点搞笑,是佛法僧目翠鸟科“大鱼狗”属的,所以叫“带鱼狗”。Belted对应的是脖子上的白色条带,但是名字就变成了带-鱼狗,说什么也不像个鸟名了!更不说是如此帅气地梳着莫西干头的帅鸟了!

第n次听Kendrick Lamar的good kid, m.A.A.d city,但是第一次意识到money tree整首歌sample了beach house的silver soul,这个合成器的音色好明显。之后swimming pool (drank) 这首我本科时候拿来写过文学分析,于是一直以为曲名就叫peer pressure :blobcatwhat:

这张黑胶倒是买的不亏,反反复复听了这么多遍,Jim Morrison的声音真的太勾人了。一边做饭一边听soul kitchen,
Let me sleep all night in your soul kitchen
Warm my mind near your gentle stove
Turn me out and I'll wander, baby
Stumblin' in the neon groves
这怎么受得了 :ablobspin:

Show thread

昨晚的酒已经醒了,但离开始下周的工作还有一点时间。抓住这宝贵的闲暇写一点音乐记录:

New Order - Blue Monday(original 12'' single released in 1983, remixed in 1988 and 1995)

昨天蹦80s迪斯科有感而发,今天写史上最成功的单曲之一:Blue Monday。它在排行榜上的成绩斐然:它是历史上销量最高的12‘’单曲;它在UK Indie Chart上停留了186周,仅次于前身乐队Joy Division发行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历史总销量超过300万张。时至今日,仍然有无数后人对这首超越时代的经典进行改编、混音、采样,或是选择它作为影视或者游戏配乐。

而这首将被永远铭记的Dance Classic的诞生几乎可以被称作是充满了意外:当时的New Order还处在Ian Curtis自杀的阴影中,还在通过合成器艰难地寻找属于自己的全新声音。Blue Monday本来只是一首encore song,让他们可以在观众的欢呼中重返舞台,随便按几个键,然后赶紧名正言顺溜回band room大吃大喝。但当时乐队买了一个Oberheim DMX drum machine,尝试了各种kick drum之后认为这张单曲还有各种潜力。他们通过采样Donna Summer的一首B-side做好了第一版的drum pattern,但鼓手Steve Morris不小心踢掉了电源线,之前做好的音序全部丢失,不得不全部重来;键盘手Gillian Gilbert负责对整首歌进行编曲,这要求她手动在音序器上输入每个音符,但她在输入合成器旋律时不小心漏了一拍,导致这首歌的合成器部分和节奏部分有轻微错位,结果成了这首歌的一个特点;他们在这首歌的制作过程中买了一个简易的采样器Emulator 1,Bernard和Stephen花了几个小时采样放屁声,学会了怎么使用它,之后便在歌曲里添加了来自Kraftwerk1975年专辑Radioactivity的采样。他们自己也没想到Blue Monday会获得如此大的成功,甚至讨厌起它给他们带来的创作局限,因为拒绝表演这首歌在诺丁汉的舞台上和DJ打架;Kraftwerk很快在他们之后预定了录音室,想要复刻Blue Monday,但最后放弃了,因为“当时的技术实在太简陋,太不稳定了”。

我自己不懂乐理,因此我简单翻译一些Wikipedia上的资料,从技术层面解释这首歌:“它是synthpop舞曲的经典之作,被认为是乐队从post-punk成功转型alternative dance的标志性作品。它在Dm调上写成,包含一个Dm–F–C–Dm–G–C的基础渐进式和弦(chord progression)。乐曲以标志性的十六分音符组成的急促kick drum intro开场,在主旋律中加入在Moog Source上录制的震动的synth bassline,铺以Peter Hook弹的bass guitar leads,再配上Bernard冷漠疏离的演唱。这首歌非常不典型,因为它不是由标准的verse - chorus结构组成(这不知道怎么翻,主歌-副歌?),在第一二节后的第三节完全由一系列音效组成,短暂的休止段后接上延长的结尾。”

New Order为了推广这首歌首次登上BBC流行音乐节目Top of the Pops,但由于技术限制,这次电视首秀几乎成了他们最著名的一场车祸现场。(但至少已经比很多假弹的乐队要好很多!附上链接,大家一起笑:youtube.com/watch?v=tJBAVTwUzH

这首歌发行了许多版本,比较广为人听的是在New Order1987年发行的一张单曲精选集Substance里收录的版本。附图1为Substance精选集的封面,图2为1988年重制的单曲封面。

歌曲的史实部分介绍就到这里;之后我会在回复里加入关于歌词和创作方面的解读和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十分抱歉刷屏,一不小心就写了这么长!

包(bun)确实挺好吃的,肉饼就是普通快餐汉堡肉饼水平。让我想起学校食堂的汉堡包。转念想起之前自作聪明用信用卡开卡消费充值了一大笔的饭卡,因为新冠缘故还剩下了许多钱花不掉,糊涂

Show thread

周五下午照常饿了,吃了个汉堡。不知道汉堡是不是美国最卷(又最容易做)的食物品类,经常有各种店声称自己是全美最佳best burger,光是自称如此就吃过好几家了。今天这件说他们的bun是最好的,行吧。要真如此你家不该提供lettuce wrap的
马达加斯加香草奶昔挺好喝的,这两年越来越喜欢香草味的东西了

今天早上又在听这张,终于去找老师报了个萨克斯课

Show thread

奇怪的巧合:我看了个鼓手纪录片并买了鼓开始打的这一天正好是National Hug a Drummer Day 全国拥抱鼓手日 :blobcatglowsticks:

Show thread

小猫咪怎么一言不合就假摔!
我只是挠了下她的头,kua da一下就躺下了!

Show thread

今天饿得早,想做西红柿木耳打卤面,但是准备好材料觉得应该顺便做些炸酱,于是化冻了五花肉,切了肉又觉得多了,于是腌了1/3做韩式烧肉,木耳泡发多了于是拌了凉拌木耳。一个小时做了 西红柿木耳卤,炸酱,烤五花,拌木耳四个菜,要不是因为只有四个火眼就顺便煮个汤了,美餐了一顿 :blobcatdundundun:

相片洗出来了,真好看的秋天!

(这一卷卡在相机里,我在暗室卷不回胶卷盒,很担心没发正常冲洗了。相机店老师傅把胶卷取出装入了一个普通黑色canister,我特别担心冲洗店会不小心毁掉,幸好没有)

Show thread

中文维基上写这个例子的台湾朋友不知道有什么故事

Show thread

课太难听了,浪费我好多时间。教课应该有一门规矩,如果准备的内容不够两个小时,那么讲完了就下课,不要硬撑到两个小时。这节课其实每周10分钟就够了......这两个小时我动森都快玩腻了

笑傲江湖,大剧透 

看完了伤逝这一回,太精彩了!把之前的故事里众多线索一连串起来,漫漫揭开谜底。写的太好了,我边看边猜,被金庸引得迷糊,本来猜岳不群偷了剑谱,硬生生觉得应该不是他了,最后揭密,原来都是伪君子的一部分,妙哉妙哉

虽然很酸楚,但是还是喜欢看虐令狐冲 :ablobcatheartbroken:

Show thread

根据mathscinet上27万数学研究者的数据统计,爱多士数(Erdős number,即与爱多士的论文合作距离,直接合作者是1,直接合作者的合作者是2,一次类推)的中位数是5,平均数是4.65,标准差1.65。检索了一下,我的爱多士数是4,甚至还算是偏小的!保罗爱多士的传记《我的大脑敞开了》是我对数学科学研究的启蒙书,很感谢小时候我爹买了这本书给我看

oakland.edu/enp/trivia/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