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妥协与不确实的期待招致灾难。

Pinned post

此后你还将不断地犯错,绕远路,迷失方向,并且到最后也无法到达你想去的地方吧。

但你一直怀着前去的愿望,这就足够了。

刚才听课听到一个震惊的事实,根据近年的研究,《徒然草》的作者兼好并不姓吉田,吉田兼好的称呼是错的,他的实际出身并没有可靠信息

「常识」这个词用起来时不时觉得不舒服,这个词似乎带着某种权威,暗含着负面的含义:因为这是常识,所以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你就是没有常识的人。在这里,知识层面的问题上升到了人格层面上。

所以我更喜欢换成「共识」或者「通识」之类的词。比如「这是文学史上的常识」这样一句话,只是在说这一点是大家都认可的一个研究基础,现在的讨论基于这个基础展开,并不意味着不知道就很可笑,就应该感到羞愧,就是不懂文学史。既然如此不如换成「这是文学史上的共识」更显平允。「常识」这个词本身没有问题,但当常识被默认为标准,没有常识就相当于没有达标的时候,「常识」这个词就显得有点刺眼了。

老师说wordpress不错,可能就在上面公开自己的研究了。谢谢大家!

Show thread

象象求助,业师想做一个页面把自己的著作和论文的电子版放在上面以供下载,但是不知道怎么做比较好,想求一些建议,谢谢!

好消息是,水无濑三吟我背完了
坏消息是,前面的我都忘了

继续使用之前想出来的治睡不着之法:背诗

看到底是我先背完水无濑三吟还是先睡着

-rt
尽管我很早以前开始就已经没有能力理解鲶的艺术的精妙了,但和鲶认识这么多年,看着她时不时的感悟,就算无法理解真正的精妙,也还是很愉快啊。

顾雪屐 boosted

我和怪最近在弄一个闭眼睛画贝壳的速写游戏。原则就是:一会闭眼画一会睁眼画,尽量打破睁眼睛之后的限制,让错误、意想不到的东西、无法控制的东西发生。(不过,在final阶段我还是打算在这些画里挑看起来好看的)

我发现有些效果只在我闭着眼睛的时候才会画,睁眼的话反而无从下手了。我跟怪说,如果我睁着眼睛正常画,我画不出来这个东西。但同时,我也在一张张速写中发现了模式化的东西(虽然这个活动本身就是想要打破某些自然而然的模式),比如晕染的方式,极为类似的形状,抖动程度差不多的线条。

受一些艺术家影响,我最近突然觉悟“看”绝不只睁着眼睛看,这样的话太多东西都没被“看见”了。比如闭上眼睛之后在眼皮上看到的跳动的点点、黄绿色小线段、一条粗犷的,无来由的黑线,或者刚才睁开眼睛看到的东西在眼睛后面留下的像……这也是物体留给我们眼睛的一部分。睁开眼睛是一件需要警惕的事情,有时候我们看了,所以我们看不见。

我最近在画这种速写。说来惭愧,我最近一直在跟小林强调画速写的重要性,但我自己却很少能坚持下来。原因在于,很多时候我觉得速写没意义,比如画人体的、画电影的、画照片的……满足自己“想画”的欲望的确令人快乐,但这种画积累多了我也不觉得满足。很多人看到厚厚的速写本感到一种充实的快意,可我看自己的就觉得空洞。其次是速写的锻炼效果,比如锻炼人体,锻炼颜色……不过,我觉得这种为了锻炼而锻炼的事也没什么意义。

但,我这两天感到了某些画速写的乐趣!因为我发现速写该是流动的。可能对我而言,它不该是为了完成某个理想画面的过程(一点点推进,有时候画偏移了就改掉,然后达到满意的完成度),而是体现人观察方式的一个东西。比如最近我在:闭上眼睛看、闭上眼睛定位置、用触摸去观察物体的形状结构、不看画面画、用左手画……然后再睁眼,跟随画面上留下的东西继续,而不是跟着“真实”去画。让意外发生吧,跟着它而不是规避它。让画面流动吧。

三天前:三连胜,我们是不是能进前一百
现在:上次前五百,现在前五百都没有,我们什么时候解散吧

扫完了。极其轻薄地对十来本尚书注本下了判断。我比较怀疑古人有时候下评议和我这样也没差多少。

不过这个做法真的轻薄,等下整理一下还是得删掉

永乐大全、康熙会纂,敷衍的官修工程和不那么敷衍的官修工程,本质上还是旗鼓相当的东西

Show thread

我的电脑看我如此轻狂地评议古人,看不过去了,自行断了网。重连连不上,我就开了个记事本,继续评议。

然后它终于忍无可忍,蓝屏了

王天与《尚书纂传》,为什么不读孔颖达和陈栎呢

Show thread

董鼎《书传辑录纂疏》,较陈书加详,而精当不及

Show thread

陈栎《书集传纂疏》,博采诸家而不嫌冗,颇佳

Show thread

陈经《尚书详解》,随文演义,较夏、黄二家可观

Show thread

蔡沉《书集传》,颇精炼,不愧朱子之学

Show thread
Show older
SCI小卖部(๑╹ヮ╹๑)ノ打折啦

SCI站是学术奇思妙想所创造的空间,初衷是为饱受学术之苦的小象们创造一块自留地,能够分享学术时期的心路历程从而互相安慰与互相鼓励。同时我们也欢迎所有朋友加入我们一起碎碎念,让小象们的生活哲学能够交融于此。